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爆料 > 社会 >

山西兴县黄河河道采砂乱象,半年采光十年砂

来源:Admin5 编辑:李峰 时间:2020-05-30 点击量:
导读: 山西兴县黄河河道采砂乱象,半年采光十年砂

近日,随着疫情退却,山西兴县黄河岸边的村民们发现,从去年兴县政府拍卖黄河采砂权以后的噩梦又开始了。砂场老板自从花费高价买下采砂权后,就疯狂的不分日夜抽取黄河砂。机械的轰鸣声掩盖了黄河哗哗的水声,堆积如山的黄河砂蚕食了农田和枣树,路上呼啸而过的超载运砂车扬起了漫天的灰尘。传承多年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依黄河而生的村民不仅没有因此得到脱贫致富的机会,反而承受着疯狂采砂带来的苦难。
疯狂超采,半年采光十年砂
沿着正在修建的沿黄旅游公路,记者来到兴县高家村镇张家湾村,兴县黄河采砂第五标段就位于此处。有两艘采砂船正在生产作业,滚滚的黄河砂随着管道被抽上了岸边,堆成了高高的砂山,机器轰鸣声远远的就能听见。

据张家湾村民透露,去年7月开始,张学明(音)等人以153万拍得采砂权后,就疯狂的扩大生产,大肆抽取黄河砂。最多时候有6条船同时在抽砂(按规定只能使用2条船之内)。从7月份开始到1月底,张学明(音)从未停止过采砂,即使是按照《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实施方案》规定的汛期(按《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实施方案》规定每年6月1日至9月30日为禁采期)。仅仅半年时间,张学明(音)拍得的五标段,采砂量已近20万方,是《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实施方案》规定五标段每年准采砂量3万吨的十余倍。
据了解,2020年1月份,黄河水利管理委员会北干流管理局,曾因为五标段超采对此进行过查处,当时查出堆放在河边的砂子就有7万余方,并对五标段做出建议吊销许可证的处罚。如今那些砂子还依然堆放在沿黄公路的一处平地上,占据了村民约十几亩的一块耕地。记者发现,不断的有车辆前来转载砂子,现场一片忙碌。

随后,记者前往距此不远的六标段,采砂船也在轰鸣着,砂场堆积了数堆刚刚抽上来的黄河砂。据了解,六标段位于赵家坪乡桑家湾村,任侯泉等人花费103万拍下了此标段的采砂权。此后,六标段也有样学样,使用超规格的特大号无证采砂船疯狂采砂。据知情人士透露,采砂船大多是以大包方式合作的,每抽取一方砂,老板付给采砂人员15元。仅一条船去年半年的结算方数就有7万多方,而同样的船有3条,分3组在此同时采砂。半年采砂量也远远超过了规定的3万吨/年。
谁该为兴县黄河疯狂超采负责?
据公开数据显示,为了规范黄河采砂,兴县人民政府成立了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刘世庆担任,副组长由政府副县长刘保平担任,成员有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赵一政、县政协副主席、发改局局长白崇智、县纪委副书记王建珍、县政府办主任裴文杰、县财政局局长张建平、县交通局局长史怀勇、县水利局局长范兴森、县自然资源局局长贺相平、县市场监管局局长白书平、县电视台台长牛亚平、瓦塘镇镇长王志辉、高家村镇镇长王彦文、赵家坪乡乡长张商信、罗峪口镇镇长朱建林、圪垯上乡乡长袁晋云。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设在县水利局,办公室主任由县水利局河道站站长刘逸明担任。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日常事务办理 、拍卖具体工作。
2019年5月25日,兴县人民政府对兴县范围内黄河段12个标段采砂权进行了公开拍卖,共拍得3291万元。按照方案,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收入的80%将缴入县财政;其余20%由县财政局安排到县水利局和有关乡镇,用于河道采砂管理协调和维护生产环境。然而,据兴县水利局和各乡镇相关人员透露,他们并未收到该款项。当然,黄河岸边的普通老百姓,更没能从中分享到任何好处。留下的只是大量黄河沿岸生态遭到破坏,农田被侵占,枣树被掩埋,超载运砂车荡起的漫天灰尘,村民日常生活受到了极大干扰。

据知情者透露,正是由于只让干活却没有任何补贴,兴县水利部门和各乡镇,对于黄河采砂标段超采等违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标段就疯狂超采、超载,日夜不停息,凌期汛期全然不顾。兴县建材市场砂价从去年150元/方降到了当下70元/方,就是超限开采的直接后果。
记者随后多次前往兴县水利局了解情况,但却一直没能见到范兴森局长,也未能见到河道站主任刘逸明。拨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发送短信息也从不回应。据水利局办公室人员透露,范局长最近一直很忙,正常上班是间一般都不在。
59.8万吨采砂权拍卖了3291万
据公开资料显示,为了黄河采砂权拍卖,兴县水利局曾花费136万元公开招标编制实施方案,兴县黄河段采砂权分为12个标段进行拍卖,大部分标段年采砂量只有3万吨(五标和六标都是3万吨),按照砂子销售惯例,一般核算为方,约为1.8万方(一方砂约为1.6吨),拍卖价却均高于100万。12个标段总计59.8万吨的采砂量,居然拍下了3291万元的高价,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据多年从事黄河采砂的刘师傅透露,但凡有头脑的人都能核算出来,这样的买卖根本就只赔不赚。兴冲冲去参加拍卖的刘师傅,只能面对这样的高价望洋兴叹。刘师傅无奈的叹息说“成交的那些人都是有背景的,人家知道我们不可能知道的内幕”。
兴县黄河河道采砂权拍卖价格畸高,是否因为某些人对各标段每年采砂限量有特别“提示”?兴县黄河河道采砂乱象,半年采光十年砂,是管理缺失?还是监管者和违规者沆瀣一气,上下其手的同流合污?如此超限采砂为何无人监管?即使是被上级部门检查发现,依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超限开采是某几个砂场老板利欲熏心的个别现象,还是监管部门默许下的“潜规则”?
我们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李峰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5701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