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爆料 > 社会 >

山西一乡干部冒领搬迁补助款近10年,冒领者:办理时我出了力

来源:Admin5 编辑:秩名 时间:2020-05-21 点击量:
导读: 若非不久前的那次移民补助信息核实,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的芦粉花女士仍然无法知道,她们家当年的移民搬迁补助款竟是办成了,只是,在政府开始发放后的头一个10年里,本该属于芦粉花家的补助款一直被当时负责办理此事的乡镇干部付某领取使用,直到2016年的信

若非不久前的那次移民补助信息核实,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的芦粉花女士仍然无法知道,她们家当年的移民搬迁补助款竟是办成了,只是,在政府开始发放后的头一个10年里,本该属于芦粉花家的补助款一直被当时负责办理此事的乡镇干部付某领取使用,直到2016年的信用社取款政策改革。至此,多年的委屈涌上心头,造成她和公婆之间猜忌不合的始作俑者终于找到了。

日前,芦粉花女士及其原来家庭的亲属辗转查询到领取自家补助款的这名乡镇干部时,对方承认领取使用并归还了卢女士一家的老旧存折。但提及该事件的处理时,这名干部语出惊人,“我当时办这事花了功夫,所以我领10年的,你们领后10年的。”

意外败露:移民补助信息核实,牵出乡镇干部冒领群众补助款10年

事情还要从10几年前讲起。

由于平陆县属于贫困山区,早在21世纪的头两年,该县就决定实行移民大搬迁的利民政策,而本篇报道的主人公芦粉花女士就是移民搬迁户之一。

2006年,芦粉花是平陆县杜马乡上卓村的付东明家的儿媳妇,“当时我们家的人口构成是我公公婆婆,我公公的父母,我的丈夫本在我们这边的电厂上班,但那时已经因为厂子发生事故去世好几年了,我们有一个女儿,当时两岁多。”芦粉花说,公公婆婆本有两个儿子,但正是因为贫穷,曾将小儿子送人,因此,当时她们家就是爷爷奶奶,公公婆婆,芦粉花及其年幼的女儿6口人。芦粉花说,当年国家的移民政策下来了,按照规定需要递交材料申报,她们家也按要求递交了材料,但是却成了泥牛入海,没有了后话。“我当时经常在外边打工,家里有公公婆婆当家,我也不便过多过问,就以为没办成。”芦粉花说,因而村民们究竟啥时候开始领钱她也不知道,至于因此而带来的家庭不睦以及自己辛苦赚钱养活并供女儿上学的诸多的辛酸无法言表。

直到2020年3月10日晚,现在所在的行政村贤良村村委在村微信群中发布了一份贤良村移民名单,该名单是当年办理了移民搬迁补助手续的所有村民名单,村上要求大家及时核实自己的信息,如有错误出入,及时修正。已经重新组建家庭的芦粉花不经意间惊讶的发现名单中赫然有公公婆婆、自己和女儿4人的名字,只是把芦粉花打成了芦粉丝。名单中有名字就说明当年自己家的补助款手续也办成了,但为什么家人一直不知道?芦粉花及亲属决定一查究竟。

然而时隔多年,不论是村上还是乡里的干部都早已更换了好几茬,但芦粉花并未轻易放弃,多方寻找当年的村、乡两级干部询问查询,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查到自己家的手续是被当时杜马乡负责移民搬迁的干部付某拿走了。于是,芦粉花和亲属随即找到了这名已调到其他乡镇的任职的付某,“他立刻就承认了。”芦粉花说,付某不但承认了当年的事情办成了,还表示自己领了芦粉花家9年半的补助,双方交涉下,对方归还了此前的老旧存折。

振振有词:“办理时我出了力,所以我领10年你领10年”

在双方的交涉中,付某承认了当年芦粉花家6口人获批领取补助,但付东明的父母在随后的两三年内相继去世,而该补助政策为动态变化的,人死补助消,“她承认我爷爷奶奶的补助他一个领了2年的一个领了3年的,我和我女儿、我公公婆婆4口人的,他一直领到2016年。”芦粉花说,付某向她承认,2016年负责发放补助款的山西省农村信用社改革存取款制度,从那时起取款需要核实领取人真实身份,需现场拍照查验身份证,所以他没法再继续领取,之后几年的补助款还在折子里,“他说算起来也就领了9年半的,每个人每年是600元补助,差不多22000多元。”芦粉花介绍,她的表哥和另一个弟弟曾到付某办公室与之交涉索要此前存折,过程中,对方明确表示,在当年办理的过程中他曾出了力花了功夫,所以提出他领前10年的补助,后10年的补助由芦粉花一家领取。芦粉花自然无法接受付某这个令人大跌眼镜的“分成”方式,“那是我家的补助款啊,他一个政府工作人员咋能那么做!”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芦粉花及其原家庭的亲属都在不断与对方进行交涉,希望对方能够拿出一个让他们能够接受的补偿措施,但对方好像没觉得有啥错,而且一直在讨价还价。华商报记者拿到了几段芦粉花及其亲属与付某交涉此事的过程录音,其中,付某曾向芦粉花提出从他领走的补助款中拿出5000元归还芦粉花,后又提出一人一半,给芦粉花10000元,他自己留一万元,“他这样算账其实就是把我和我女儿的还给我,我公公婆婆的他仍然不打算还。”芦粉花说。

婆媳猜忌:冒领行为给受害家庭带来巨大伤害

尽管事情败露,但付某的态度依然傲慢,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歉意,这让芦粉花及其原属家庭的成员非常难以接受。

而实际上,付某的行为给付东明家带来了相当大的伤害。

芦粉花介绍,因为丈夫早逝,她也常年在外打工,这份补助造成了他与公公婆婆之间的相互猜忌,“我们之前关系还是很融洽的,但那以后,他们以为是我领了钱,我又想着肯定是他们领了钱。”芦粉花说,即便后来双方都称不知道有补助,但本就脆弱的婆媳关系也已趋向恶化,在之后的日子里,本就身体不好的公公更是在一次生气后双耳完全失聪,“他们年龄不大,才60多岁,但已经满身是病。”

芦粉花回忆,在那些家庭不睦的日子里,他一个人带着女儿在外打拼挣钱供孩子上学,最困难的时候,要靠捡拾废品贴补家用,几乎都支付不起孩子的上学费用。而今回想起当年难熬的日子,芦粉花不禁伤心垂泪。现在,芦粉花又组建了家庭,女儿也已经顺利考入大学,正在读大二,生活安稳幸福。

但是,付东明夫妇在得知他们家的补助款是被别人冒领多年的情况后,对当年与儿媳之间的猜忌后悔不已。5月17日下午,华商报记者驱车在黄土高原深处的两孔破窑洞见到了付东明夫妇,由于双耳失聪,付东明已然无法与人正常交流。几乎在见到儿媳芦粉花的一刹那,付东明的老伴赵大妈就忍不住大放悲声,“那个补助款的事害得我们婆媳关系不好,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孙女,我们也没有钱,这么多年苦了你,我们没有给过孙女钱。”赵大妈拉住芦粉花的手久久不肯放开,看着婆婆伤心,芦粉花也眼圈发红,帮婆婆擦去眼泪,轻声劝慰着。

赵先生是赵大妈的娘家侄子,由于同村,多年来对付东明夫妇照顾较多,对这次冒领事件的前后也较为了解,“对我们贫困山区的人来讲,那20000多元钱虽然不多,但却意义重大。所以我姑姑姑父的身体不好,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事造成的。”赵先生说,他要帮孱弱的姑姑姑父出头,帮他们讨回公道。

连胜承诺:冒领者表示会处理好此事,受害者追问精神伤害该咋办

采访中,芦粉花、赵先生等受害方家人及亲属都表达出希望对方主动接触妥善处理此事,然而,对方的态度始终强硬,并无主动解决的迹象。

那么,冒领事件的另一方主人公付某究竟是怎样的态度呢?5月17日,华商报记者曾联系到了付某,在得知是记者要对他进行采访时,付某面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并不做正面回答,只是一阵阵尴尬的讪笑,并称“会把这事处理好”,华商报记者询问对方作为政府工作人员,是否清楚自己的行为性质时,对方又是一阵支吾。记者再问此事其工作单位是否已知晓,他表示,他会处理好,这事就不用让单位知道了。

17日晚,华商报记者从芦粉花、赵先生处了解到,在得知媒体介入此事后,付某开始不断主动联系他们,提出全额退还自己所领补助金,并道歉,随后还赶到了付东明夫妇的家中,希望私了此事。

“现在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这20000多块钱的事了,这么多年他给我姑姑家带来的伤害太大了。”赵先生表示,本该属于其姑父姑姑家的钱对方自当归还,但这个家庭因此而曾经产生的包括身体健康、家庭不睦等方面的伤害已不可逆,这精神上的伤害该咋办!

据悉,随后双方最终达成了某种程度的一致。

责任编辑:秩名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5701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