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爆料 > 民生 >

一桩错案,强行划走避险救灾和扶贫款 是为哪般?

来源:法治在线 编辑:调研员:直谏 时间:2020-01-05 点击量:
导读: 一桩错案,强行划走避险救灾和扶贫款 是为哪般?
近日有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白露塘镇东波瑶族村民反映,他们村192户,480人的近200万元避险救灾搬迁款和公益生态林补助款及援助扶贫款项资金2015年被桂阳县法院强行划走,村干部和全村村民苦不堪言。
事情还得从苏仙区法院的苏民初字2006第302号民事判决书说起,桂阳县个体基建户雷保成(原告)在1999年五月份用欺骗手段与苏仙区白露塘镇东波瑶族村委会签了一个村办小水电站修建承包合同(见附件)。合同中按照原告自己明确规定了由原告雷保成垫资150万将工程完成,如乙方(原告)自垫资金不足或人力不够作乙方自动退场处理。甲方可另发包他人。一切施工费用损失由乙方自负。另在第9条规定,乙方在施工中不得擅自停工退场,否则,乙方前期工程费用作违约金归甲方。

但是雷保成在做了不到20万元工程后,就违反合同有关约束规定的条款,私自停工停产,继而未经村委会同意撤走了全部施工队伍,1999年9月电站项目被迫下马。东波村委会只有向外引资争取项目资金再启动,时间到了2003年,继1999年停工已过3年有余,东波村委会通过多方努力,引进了市内一家单位投资将电站项目重新启动,为了能顺利地开工建设,就必须对电站项目前期工程进行结帐处理。村委会将本村村民和引进外地工程队做了的前期部份工程都进行结帐处理。村委会考虑到雷保成已违反合同有关条款自动退场,可以拒绝结帐付款,但为了项目能顺利进行开工,还是决定付20万元给他,当找到他协商时,他认为村委会一班人善良、软弱可欺,他提出要60万元,否则就要告到法院,村委会一班人没有同意他的无理要求,于是他狂妄的说:他有老乡在市中院会帮他的忙,如不给60万上诉到法院就会要村委会项目部付100万,否则不给也得给。
雷保成本来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个体建筑商,但并无资质承建小型水电站,如果以个体名义起诉法院肯定不予受理,于是他找到一家名为桂阳城市建筑工程公司帮他以该公司的名义起诉到法院。法院为他请了一家评估事务所到工地为雷保成所做压力管道踏步,水库大坝基础砼,大引水渠、机房这四项工程进行踏勘。在评估过程中没有通知原村委会负责电站项目的一班负责人到场,更没有请水利局质监部门到现场验收的情况下,对雷保成所做的工程进行了评估。法院为了坐实证据,踏勘完成后在一个酒店吃中午饭时才叫并不知情没有参入电站建设管理的新上任的村主任赵金平去吃饭,饭后叫他在评估书上签了字,座实了案件唯一证据。该评估书将电站前期邵东县团山镇建筑工程公司所做的39万余元的工程量全评估在雷保成一个人头上。 使本来没有20余万的工程量被法院虚假评估成了69万余元。早在2002年6月15日苏仙区白露塘镇政府就对已停工下马的东波瑶族电站整体工程委托郴州市贝安信联合会计师事务所用重置成本法进行了评估,评估值为797684元,减去电站前期村民已做并已结帐的226551元工程,再减去邵东县团山镇建筑工程公司396800元,雷保成实际做的只有17433.5元。法院为他多评估了50余万元,由于起诉书中的桂阳县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早在2002年6月就被工商局注销,因此雷保成的起诉状被苏仙区法院在2004年9月10日驳回。

2004年9月起诉被驳回后,雷保成从此消声灭迹般消失了。直到2006年6月14日雷保成不知从那里又找来一 家名为桂阳县现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冒名顶替再次起诉到苏仙区法院,主审法官龙新佳有意偏袒原告,对被告东波村委会提供的大量证据不予采信,对双方签订的合同中约束原告的有关条款不采信。而采信雷保成一方提供的一个虚假合同和虚假评估书,出台了一个极不公正、不公平的2006苏民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书中对原告雷保成所做的部份工程(质量是否合格)只字未提。雷保成所做的工程实际上都是豆腐渣工程。2003年电站项目重新启动动工,经具有建筑水电站工程资质的国有企业湘粤水电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东波民族电站后,对雷保成所建的大坝基础砼进行了检测,发现雷保成未按图纸施工。并偷工减料,大坝基础偏移1.2米,混凝土渗了大量泥沙,造成基础砼胶结不良,共计21米长、4米宽、2.3米厚的193.2立方坝砼无法使用。在雷保成的要求下,经苏仙区法院龙新佳法官组织,聘请了郴州市诚信评估事务所。经诚信评估事务所评估造价54105.66元,为确保水库下游几万人及工矿企业的人员生命财产安全,经苏仙区水利局质监部门批准为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而炸毁,并清除废渣先花去12579.2元,引水渠也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浆砌石中混凝土掺了大量泥巴,整条150米长的引水渠根本不能使用,而且部份已崩塌,现在还可以对其检测。机房建筑属于烂尾楼,按设计118平米造价61360元,雷保成只搞了个毛坯房,评估造价只有50811元,压力管道踏步评估为51466元。这几项工程加起来总共不到20万元,减去邵东县团山镇建筑工程公司在前期所做的部份工程量,雷保成所做的工程总量不足18万元。
法院2007年4月判决生效,东波村委会2007年10月才收到判决书,待收到判决书时已经错过了上诉期,雷保成用金钱和手段买通法官和律师对其工程评估造假,并造成东波村委会错失上诉权。
2008年苏仙区法院执行庭将原东波村党支部书记、电站项目负责人盘新才扣留到拘留所,采取软硬兼施手段,威逼盘新才按照执行局干警口授内容写下一份超期支付原告雷保成工程款二倍的支付保证,并同时收取盘新才小孩支付的一万元现金,扣留盘新才私人皮卡车一台才将其解除拘留。在执行过程中苏仙区法院执行局发现案件有误,其后一直未执行。后来原告雷保成通过郴州市中级法院民事庭一个老乡(尹庭长) 帮忙将执行案件改由桂阳县法院执行。
东波瑶族村是一个瑶汉杂居的自然村,因居住地发生泥石流滑坡,造成十多户房屋被埋。政府为了防止山体滑坡造成人员财产损失,责令异地搬迁安置,在搬迁安置房建设关键时刻,桂阳县法院来到村里强行扣划了2015年政府划拨的公益林、生态林款及救灾扶贫款共计113余万,造成异地安置房不能按期完工,造成还有一幢安置房至今未动工,2019年桂阳法院执行局又强行冻结政府下拨建房款80余万元,并强行扣划村民盘细毛、盘新才、谷雨田、张几芽、谢胜才五位村民的电站股金20余万元,并冻结封了5位村民的用于避险安居的5套安置房,法院这种无视村民生命财产安全,不管人民死活的行径,使全村人民十分无奈。案件至今仍在执行中。
如今,中央三令五申,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挪用侵占扶贫救灾款。不知道桂阳法院将东波瑶族村扶贫救灾款强行划走是什么意思?桂阳县法院某些领导无视中央有关扶贫政策法规,强行划走瑶族村民的救灾和扶贫等款项,东波瑶族村的村民们欲哭无泪。由此为维护法纪,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敬请郴州市直管部门予以关注,还百姓一个公道。
 
 
                   调研员:直谏 

责任编辑:调研员:直谏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5701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