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爆料 > 法律 >

密山法院造假,鸡西检察院和法院给老赖当保护伞,神圣的法锤砸向

来源:法治在线新闻频道 编辑:审核员 李主任 时间:2021-03-04 点击量:
导读: 我叫焦秀杰,女,55岁,身份证号:230321196612056223,电话:18945867113,现住黑龙江省密山市新农村五组,向各级政府和媒体实名反映,我的原粮食生意合伙人祁卫,不守信用,简单的债权债务关系,被人操控成历经两级法院判决都不能执行的案件,合法权益得不



 

我叫焦秀杰,女,55岁,身份证号:230321196612056223,电话:18945867113,现住黑龙江省密山市新农村五组,向各级政府和媒体实名反映,我的原粮食生意合伙人祁卫,不守信用,简单的债权债务关系,被人操控成历经两级法院判决都不能执行的案件,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实在冤枉,请政府和媒体主持公道!事由如下:

 

    2009年11月5日我和祁卫合伙做粮食生意,因祁卫说他二哥和副市长金香兰是大学同学,给金香兰5万元能给批1500吨水稻指标往密山各个粮库卖粮,出于信任我找来了其他5人共同出资75万元,最后一车粮是金香兰副市长给一个粮库主任打电话才销售完毕,卖完粮食后祁卫却告知合伙人赔本1万2千元,拿着本钱再去拉粮食销售,拒绝还本给5位合伙人,逼不得已我又向数十人借款归还了其他合伙人75万元本金,还另外产生了借款利息,由此祁卫就只欠我一人75万元,2014年密山市人民法院进了民事调解,根据事后书写的借条认定2013年4月9日祁卫向我借款55万元,2013年4月12日祁卫向我借款20万元,调解后协议要求祁卫2015年1月31日前付给我欠款75万元,但祁卫拒不履行,协商不成我去密山人民法院立案申请强制执行,但去了多次法院都不予立案,法院方要求我申请75万元的诉前财产保全,同时我向法院申请扣他购买的粮食粮并查封账户,也多次申请强制执行拘留祁卫,但法院方告诉我拘留不了,推说祁卫患有精神病、心脏病、同时是残疾人,享受国家最低生活保障。

           精神病、心脏病、低保、残疾人是否属实,作为曾经的合伙人,我自己清楚。但是,为了证据,我还是走出了漫漫维权的道路。

     精神病法院方只能提供祁卫提供的精神病的复印件,于是我到精神病院查祁卫的档案,顾副院长说档案搬家丢了,但据我所知,现在的档案之类都保存在电脑内,不存在丢失的可能,后来他拿出来祁卫一张癫痫脑电图,就一张脑电图就定性为精神病!何等离谱。之后我到卫生局要求重新给祁卫鉴定精神病,二周之后卫生局废除祁卫精神病相关证件!所为精神病,谎言消除。

我把祁卫废除精神病证明给法院,法院说依然不能立案拘留,祁卫还有残疾证。

于是我又到市残联,残联主席张天才告诉我得上报省里三个月核实,三个月后我找张天才询问进度,他说上报没批回来,后来问残联其他人,他说根本就没有上报,这时我又去找张天才,两天之后他告诉我残疾证取消了。残疾人,也不符实。

这时我才想起来我去找祁卫要钱时,他和我说金香兰副市长给他办个证以后他和他儿子都每个月开工资,后来法院查祁卫在邮政银行有9千多元低保款,原来所谓工资竟是低保款!法院告知低保款不能被执行。但祁卫开奥迪车,做生意,办假证,却能享受国家低保。真正困难的人却求助无门。

两个证取消后我申请法院拘留祁卫依旧没有拘留,2015年、2016年间祁卫分6次共计向我还款10万元, 2016年12月30 日又到祁卫约定的还款日了,75万元依旧未偿还完毕,我找到法院,法院告知祁卫有心脏病住院并未拘留,但法院传唤祁卫写还款计划,写明每年12月30日还清款,然而2017年12月30日祁卫又没有给款,此时我又找法院请求拘留祁卫,当时办案的法官王影坤说拘留所人满了,拘留不了。又是不了了之。

一直到2019年4月23日法院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祁卫账户里进了370945元,4月28日到法院我才知道是开庭对方来了很多人,祁卫还有委托律师,我就自己去的,。从9点开庭到12点,这时我才知道祁卫又把生意做到了全国各地,这次是安徽的,是给安徽邱坤友发的玉米,邱坤友第一次给祁卫的农行账户汇入2万元,第二次汇入233400元,第三次汇入370945元,第三次汇款后祁卫的银行账户被法院冻结了。在法院调查笔录记载着邱坤友承认和祁卫是买卖关系,终于初审法院把这370945元执行给我了,但这笔钱款终究没划到我的账户。

后来案外人邱坤友到民庭立案提出执行异议,2019年6月14日开庭,通知我9点开庭,我到开庭门口一个人没有,我找不到人,9点50分法官和对方律师才到庭,他们没有理会我的存在,在一旁唠嗑,10点多才开庭(我有唠嗑视频),开庭时间没有唠嗑时间长,开庭只是走过场,就用了四页纸(后来我去法院调卷宗就给我四页纸),当我拿到判决书一看我输了。

                                                 法    院判决陈述如下:

2019年4月10日邱坤友通过祁卫收购玉米,并向祁卫农行账汇入定金20000元,后经祁卫联系,在王淑清处收购2车皮玉米,在卜延君处购买3车皮玉米,2019年4月12日邱坤友向祁卫账户汇入玉米款233400元,祁卫当日收款后转付给王淑清。4月15日卜延君以李东辉的名义发玉米3车皮,同日邱坤友向祁卫账户汇入玉米款370945元,此时焦秀杰因与祁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于2014年向密山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中,密山人民法院冻结了祁卫在中国农业银行的账户,因账户被冻结,祁卫无法将玉米款转付给卜延君,导致卜延君不同意发车皮,为减少损失,邱坤友于2019年4月19日与李东辉、卜延君协商,另行支付玉米款并将玉米发车。2019年4月22日邱坤友向密山人民法院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密山人民法院作出(2019)黑0382执异33号执行裁定书,邱坤友不服裁定,在法定期限内提起了案外人执行异议。  主张祁卫被冻结的账户,在冻结前后除了邱坤友汇入的5车皮购玉米款外,无其他任何资金往来。提供了玉米的铁路运输货票,汇入祁卫账户款的银行记录为证,且此事祁卫银行账户内只有邱坤友汇入款项,无其他往来记录。则该笔款项并未与其他存款混同,具有特定化,可以阻却执行,故其主张该笔款项为其所以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百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决停止对祁卫在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密山农大支行账户62284826880879479账户内存款370945元的执行。

             并要求焦秀杰负担案件受理费6864元。       

自己应得的钱款未要回,还要承担6864元案件受理费,我自然不服判决,第二天我找人给我看判决书,才看到判决书多处造假了。

 

第一:2019年4月22日案外人邱坤友到法院立案,而判决书上写2019年1月24日提前三个月立案。

 

第二:我没有请律师,而判决书上写焦秀杰请崔满冬律师。

 

第三:被执行人祁卫开庭就坐我旁边,而判决书上写经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

此三处皆于事实不符,我自然不接受判决。我拿着判决书找到法院,法院没有人接待,第二天张爱民副院长答复我判决书是审判长关金龙从别人判决书扒下来的。以上三处都是笔误,然后张爱民更改了判决书错误的地方,但是对于我来说,最后的判决也是错误的,张爱民却无法更改,张爱民还告诉我到鸡西市请个律师,到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更改判决,我说我是癌症没有钱上诉,他说有困难法院可以照顾,上诉费可以缓交,等交上诉费时他说那是中院我说了不算。终究二审还是输了。

 

我拿着鸡西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找到省巡视组,巡视组转到法院,法院修德海庭长告诉我上网查和你一样案例申请再审,还告诉我到立案厅申请财产保权,不然钱被划走了。我到立案厅,杨主任看判决书看了40多分钟之后说判决书乱糟糟,在该农户上划了线,之后说你让我保什么,他们都设套让我往里钻呢,保权祁卫,祁卫没有钱,保权邱坤友钱又判给邱坤友了,让我怎么保,我保不了。

 

最终,法院通知我案件终止执行了,历经(2019)黑0382执异33号执行裁定、(2019)黑0382民初1718号民事判决、(2019)黑03民终740号民事判决,我这个最普通案件被法院7年来向踢球一样踢来踢去的,执行局吕国祥说:“执行难,好不容易把款执行回来点,没想到煮熟的鸭子飞了,我们也没办法了。”

 

以法律维护我的正当合法权利无果,我在网上查阅了大量案外人汇入被执行人账户款案例,并提供了案件向鸡西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书,申请书中要求撤销二审及终审判决,再审改判我的一审诉讼请求,并由被申请人邱坤友承担诉讼费用。

抗诉申请书中明确列出了法律法规,以此为准绳论证密山人民法院、鸡西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祁卫农行账户内资金特定化,可以阻却执行为错误,以及涉案款项370945元的归属权应是祁卫,邱坤友三次汇入祁卫与我合伙粮食生意开设的账户内,并非错汇、误汇,此账户也没用任何技术形式对涉案款项进行公示表明其特定化,不能仅以祁卫此银行账户内没有其他存款为由就简单认定该笔资金特定化,邱坤友对祁卫占有的货币行使请求权,只能依据普通债权,而无权提出本案异议。原审法院认定错误,应予撤销并改判。

 

多方奔走,合法维权,最终鸡西市人民检察院一纸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终结了这长达数年的维权,告知该案不符合监督条件,原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

我借款的十余人,其中三个人去世,一人重病患癌,2015年我也患上乳腺癌,生活无着。

而祁卫,办假证,享低保,开奥迪全国各地做粮食生意,有还款的能力,却拒不还款,我信法律,法律却无法帮助我。

 

在这里我就想问问鸡西市检查院和法院的这些法官们国家出台了这么多的法律,密山市法院从法官到院长,没有一个按照法律办案的,鸡西中院二审和再审的法官难道都不懂法吗?你们蔑视国家法律,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你们是在为谁执法?你们手中敲的是国家法锤不是你们普通家用的锤子。关金龙审判长判决书造假,张爱民副院长一个人就把判决书改了,法律条文不看,只依据一纸原判,鸡西市中院和检查院为老赖做保护伞,强烈恳请各级领导、新闻媒体、法律人士,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关注此事把这些不为百姓办案法官通通开除法院队伍,不然会有更多人得不到公正公平判决,把款尽早执行给我。谢谢!
责任编辑:审核员 李主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山西代县:破获15起案件,拘留2人!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8057013号 新出网证(京)字 168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406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7160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26号,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投稿邮箱1161212539@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4630891111 举报流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