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法制焦点 > 教育 >

“招商引资”民企遭“身陷囹圄”

来源:法治在线新闻频道 编辑:李主任 时间:2021-04-17 点击量:
导读: 本中心多次接到枣庄市圣昊纺织有限公司诉山东省枣庄市中区人民法院以该公司拖欠枣庄市慧远物贸公司房租费5万余元为由,强行将公司通过正常招商引资,为下岗职工提供再就业的投资600多万元纺织工业项目,对事实与证据确认两非(非法占地、违法建筑)企业合同
 
 
本中心多次接到枣庄市圣昊纺织有限公司诉山东省枣庄市中区人民法院以该公司拖欠枣庄市慧远物贸公司房租费5万余元为由,强行将公司通过正常招商引资,为下岗职工提供再就业的投资600多万元纺织工业项目,对事实与证据确认“两非”(非法占地、违法建筑)企业合同无效的“官司”强制执行,逼迫企业倒闭。2021年3月29日法治在线记者前往枣庄市调研,的确发现此案错中有腻,圈套层叠,诡情跌宕。
一、事件回放
2004年陈飚与枣庄市中区经贸局副局长张玉成认识,陈飚时任枣庄市中区笫六棉纺织厂副经理,张玉成是市中区分管纺织工业的副局长。2007年企业改制职工下岗,仅发240元的生活费。陈飚找到张玉成副局长,张玉成鼓励陈飚投资创业,可享受国家优惠政策。陈飚找到老客户临沂棉花供应商王汉银,经多次协商,陈飚、张传玲、王汉银三人共同筹建了枣庄市圣昊纺织有限公司,总投资606万元人民币,用于买机械设备、建筑厂房和购变压器。纺织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用工多,因而招聘了50多名原枣庄市国棉厂下岗的熟练工,既解决了他们的生活问题,又为政府减轻了就业压力。由张玉成副局长引荐,并与市中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市中区经信局协商,办理了招商引资手续,落户在市中区经济开发区长江一路七号院内。
                             
 
七号院由枣庄市慧远物贸公司经理李厚娟管理。李厚娟丈夫与张玉成是老乡。张玉成推荐圣昊纺织公司租用了慧远物贸公司部分厂房。但没有明确告知此院处于“两违”状态。李厚娟于2008年3月1日与陈飚签订了房屋租赁协议,期限十年。
                         
二、招商引资欠规范,“保空驱实”为哪般?
1、圣昊纺织公司与慧远物贸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后,市中区招商局本应根据相关部门文件确认圣昊纺织公司与市中开发区管委会签订项目建设合同,但市中区经信局引资后并未落实这方面的工作。为了把慧远物贸公司这个本应被清理的“空壳公司”保住,而又引入另一个三产“空壳公司”山东金龙装饰有限公司,国家规定三产产业不允许进入经济开发区。就是通过这种“引空补空”的方式,把这两个不符合规定的公司落到了开发区,真正目的是“引实救空”,把真正有实力的圣昊纺织公司赶出开发区。
                
2、慧远物贸公司厂区二万三千一百四十五平方米,是未经土地管理部门审批的农用地,属非法占用。所有厂房也是没有城市规划的违法建筑。根据2003年4月24日慧远物贸公司与市中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所签订项目建设合同第四条规定:乙方(慧远物贸公司)对租赁的土地无权转让、转租或抵押,否则甲方有权收回乙方租赁的土地,所造成的损失由乙方承担。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之规定实为无效合同。由此可见慧远物贸公司与陈飚签订的租赁合同和金龙装饰公司签订的合同均属无效合同。
                              
3、“慧远”欠“圣昊”电费7万多,以抵房租绰绰有余
圣昊纺织公司与慧远物贸公司在2008年签订租赁协议后,经协商由圣昊纺织公司出资到市中区永安镇供电所注册,安装变压器。慧远物贸公司在圣昊纺织公司名下安装电表,月底双方共同抄表,每月按电表度数计算收取电费。2012年9月至2013年11月慧远物贸公司共用电量56363度,计73271.9元。依照慧远物贸公司与圣昊纺织公司协商,电费可以折抵房租,电费仍然多出2万多元,法官不予采信,着实费解。
4、法院判决是否合理合法合情?
慧远物贸公司依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以圣昊纺织公司欠房租为由将其诉至枣庄市中区人民法院,法院办案人员对此案中慧远物贸公司涉及600万元非法转让转卖土地及地面附着物于不顾,单纯办案,倾向办案,对陈飚的不服视为“挑战法官”而坚持判决。从此圣昊纺织公司坠入“维权无人问,申冤无人理,控告无人管”的囧地。我们认为,慧远物贸公司与圣昊纺织公司所签订的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是否有效有待认证:1、根据枣庄市规划局市中区分局《关于协助确认长江一路七号院内建筑是否为违法建设的函》的复函(枣规市中监函[2017]1号)规定属未批先建的违法建设。这是2017年回复给枣庄市中区城市管理局的复函,属非法占地违建。2、根据市中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与慧远物贸公司所签订的合同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租赁合同案件纠纷司法解释与适用》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之规定。实为无效合同,法院应不予受理支持。3、慧远物贸公司欠圣昊纺织公司电费,圣昊纺织公司欠慧远物贸公司房租,双方均有过错,本应通过调解可以化解。在办理案件中,为何法官只采纳慧远物贸公司的非法证据,而圣昊纺织公司提交的合法证据不予釆信?为何法官找理由不执行慧远物贸公司违法罚款而专意执行圣昊纺织公司有争议的房租?将正常招商引资投资600多万,投产不到两年的企业逼迫倒闭。
综上所述,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及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高法、最高检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正常发展,为民营企业保驾护航的指示精神,为弘扬正气,保护民营企业合法财产不受侵害,构建和谐社会,敬请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的三级有关领导和部门公正执政、严格执法、监督执纪,还圣昊纺织公司一个公道。
这是一起典型的“民转刑”案件,本站将继续关注。
调研员直谏
   
案件链接:
1、市中区法院执行局张伟,以调解为由违规带领案件当事人李厚娟(女)到看守所提审,当场羞辱诱骗陈飚,致使戴着戒具的陈飚顿生死念。
2、慧远物贸公司李厚娟聘请的律师孟德在法庭上窃取圣昊纺织公司提交的新证据,当事人向法官提出用监控查律师隐藏的证据。孟德竟然说“法庭监控我说开就开,我说删就删”,最终当场从律师提包中查出被藏匿的文件。
3、陈飚始终在厂子里工作,市中区法院则以“网上通缉犯”将其“抓获”;市中区法院在被告一审上诉期间邀请省级媒体公开披露,大造声势,违法侵害当事人名誉权。
4、市中区法院委托当事人李厚娟看管圣昊纺织公司的全部设备财产,李厚娟安排专人看大门,还养了大狗在院内转悠。法官明知该厂区被封闭,无人能进去,而多次将“公告”文书等,贴(送)到厂区内,而不直接通知或送达到陈飚本人(法院有陈飚的家庭住址和电话联系方式),造成应诉时间上的被动。
5、市中区法院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办理拍卖,事先不通知圣昊纺织公司参与评估。委托的评估公司竟然把圣昊纺织公司大量的设备物资没有评估在内,把价值600多万元的机械设备评估成18余万元,对这样所谓评估结果圣昊纺织公司不予承认,对评估公司严重失职行为法院有不可推脱的失察责任。
6、关于此案市国土部门、区规划部门、市中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皆知。区委政法委多次协调区国土、规划、行政执法和公检法等部门开会,结果是都相互推诿,至今不能对违法的严查,错误的纠正,致使违法占地、违法建筑、违法转卖、违法人员得不到查处,而正义的呼声得不到回应。
7、由区委政法委组织的协调会上,在经济开发区土地和规划性质和案件讨论中,区法院某分管领导训斥区规划局负责人,抱怨“都是你们出的文件,造成这么大的麻烦。”规划局的说“这是我们正常履行的职责。”后愤然离场。区法院分管院长还在一次会上训斥办案人员“这些证据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弄的。”办案人员也说不清楚。如此办案不出现瑕疵才怪。
8、市中区法院审判人员粗博审案,不尊重圣昊纺织公司律师,无端打断辩护意见,对提供的新证据不予理会;二审审判人员也是多次强行剥夺律师发言和提问的权利,开庭仅进行了两个程序,辩论及发表陈述等直接取消,使法庭失去信赖和公平正义,法官失去应有的执法素质。
9、按照市中区法院执行程序,圣昊纺织公司积极为协助,主动把工厂全部钥匙交给执行局局长李宗伟,开始李宗伟拒不承认钥匙交到法院,经反复质问后才勉强承认,至今钥匙仍在法院。作为人民法官连起码的诚实都没有,怎能担起肩上的天平?当好人民的公仆?
10、按照招商引资奖励和优惠政策,区政府可以对招商“有功”人安排一名待业人员入职入编。结果是引资人戴红花、受表彰,亲戚安排就业。而被引进的盛昊纺织公司任何优惠政策没有享受,结果是设备被拍卖,厂毁人空。
责任编辑:李主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法制焦点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805701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