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法制焦点 > 教育 >

一房数卖,让我钱房两空,密山法院、鸡西中院怎能这样判?

来源:法治在线新闻频道 编辑:审核员李主任 时间:2021-03-31 点击量:
导读: 我叫杨殿怀,1958年2月16日出生,现居黑龙江省密山市馨媛小区东门平房,身份证231026195802162934,现实名举报密山市人民法院刘元芹、鸡西市中级法院王大力执法不公,枉法乱判,导致自己房屋购买合同纠纷一案无法得到切实解决,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2017年4





            我叫杨殿怀,1958年2月16日出生,现居黑龙江省密山市馨媛小区东门平房,身份证231026195802162934,现实名举报密山市人民法院刘元芹、鸡西市中级法院王大力执法不公,枉法乱判,导致自己房屋购买合同纠纷一案无法得到切实解决,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2017年4月28日,杨殿怀携子杨威替孙子杨智博购买了密山市天福家园8幢5单元703的商品房(现为1单元703),购房本为人生大事,却因此房陷入了无穷争议,合同纠纷历经几次法院判决,仍然无疾而终。



      因此房结构比较特殊,是复式楼,在当地不好出售,故杨殿怀方商量购买时采用买一送一带阁楼的形式销售,整体房屋面积共130.71平方米。


       而开发商黑龙江天顺缘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牡丹江大中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因工程施工资金短缺,拖欠兰勇人工费,在杨殿怀购买此房之前就将房屋以房屋认购的形式抵押给了兰勇,但约定若房屋成功售出则房款付给兰勇结清人工费款,若房屋无法售出则此房抵押给兰勇作为人工费款。


         后天顺缘公司经理初向阳委托天福家园项目负责人杜明礼,拿着加盖公司财务章及初向阳签名且有兰勇署名的合同及没有注明价款的收据,在2017年4月28日找石凯军帮忙卖房偿还兰勇等人的人工费款。



    因此原由合同上有兰勇的名字,但收据上未注明价款,同日签订购房协议前杨殿怀方也曾询问预售证是否持有,杜明礼表示政府工程,手续齐全,为确保此情况真实性杜明礼还在合同中注明“此事如有问题包赔一切经济损失”并签名按指纹,杨殿怀方此时方才信任,在石凯军的担保下完善了合同,合同将兰勇的名字后注明转杨智博,并写明杨智博身份证号码和住所地。注明2017年6月30日交房,逾期不超过30日,超过交付期限第二日起实际交付日止,出卖人需向杨智博方支付已交付房款价100%违约金,合同继续履行。



      初向阳的委托代理人杜明礼现场收取杨智博购房款11.5万元,并当场支付所欠兰勇的人工费债务10万元。兰勇同时把初向阳在2016年7月31日开的房屋抵押收据交给杨智博,并写明兰勇、初向阳收取杨智博购房款11.5万元,买卖合同成立生效。



2018年8月5日交房时,初向阳无理要求买受人支付房价上涨款13万元。不交不给办理转移登记手续。杨智博起诉至密山市法院维权。(2018)黑0382民初2653号 初审民事判决中,审判员张守宝判决认证杨智博提供的房屋认购合同合法有效。初向阳、杜明礼对合同真实合法有效均无异议。收据能证明争议房屋抵押给兰勇是事实。判决初向阳把诉争房屋使用权移交给杨智博。不支持合同第九条约定违约金11.5万元。但初向阳拒不交房。后杨智博上诉鸡西市中级法院,请求初向阳支付违约金。审判长冯营调解说(初向阳及律师没有到庭)让初向阳交房,支付每月房租费,不支付违约金。杨智博不同意,发回重审。



重审时密山市法院审判长刘云芹,采信初向阳所说,把合同交给杜明礼其超期不反还,且擅自修改后另行与杨智博签合同。与初向阳不发生关系。且争议房没有取得预售许可证合同无效。刘云芹判决初向阳与兰勇发生利益关系。不与杨智博发生买卖关系,牡丹江大中公司与杨智博是合同买卖关系。由大中公司偿还购房款及利息。判决初向阳与杨智博合同无效,约定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实际上法官刘云芹采信房屋认购合同交给杜明礼超期不返还,还修改合同后另行签合同,没有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在合同中双方当事人签写的日期同是2017年4月28日,在时间上没有超期现象,也没有发现杜明礼在合同中涂改文字的问题,填写买受人姓名、身份证、地址信息实为完善合同。故刘云芹认定事实错误。



其次刘云芹裁定初向阳没有取得预售许可证,判决合同无效认定事实错误。根据《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第16条规定:“在商品房未取得预售许可证明的情况下,预约合同不因此而无效”。并且出卖人已然按照约定主要内容收受购房款,应认定为商品房买卖合同。初向阳知道自己没有取得预售证,为什么在他出具的购房合同上签名盖公章。而进行转卖?是为了诈骗买受人的购房款吗?事实是初向阳在买受人起诉之前就以给各户主办理各项手续,并入住(如今已办理完产权证),有户主交费各项收据复印件为证据。刘云芹不采信,请求调查核实她说没义务。


      在房屋产权尚有争议,杨殿怀方依法维权,案件发回重审期间,初向阳却在法庭上承认2019年7月14日已把诉争房屋卖给第三人,并多卖18.5万元并入住,产权证已办完,手续完善。若依刘云芹所言,此房未取得预售许可证,如何第三方能正常办理入住手续,且天福家园小区房屋一房两卖并非个例,有几十人都以此起诉初向阳,密山市法院都判决合同有效,并给办理手续入住。但本案却同案不同判。


    再者审判长刘云芹判定初向阳与兰勇是合同关系人。实际根据《物权法》第191条解说、第188条规定、《合同法》第286、《民法典》406条规定,抵押财产转入,交换价值已经实现,以交换所得的价款偿还债务,消灭抵押权,转让合同以成法定事实。杨智博以现金交换价值实现购买房屋所有权,消灭初向阳与兰勇双方债务抵押权。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刘云芹不以事实为依据,徇私枉法,判决买卖合同无效。



审判长刘云芹也主张判决约定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事实上根据《商品房买卖合同司法解释》(二)第28、29条、(九民会议纪要)第50条、《合同法》第113、114条认定。第98条规定:其实质认为违约金系当事人通过约定,预先设定并独立于履约行为之外的给付行为。其效力不因合同权利义务终止而受到影响。法官刘贵祥在2019年7月3日全国法院会议黑龙江省主会场强调:“任何违约金一经约定都是合法有效的,法官仲裁庭无权宣告违约金条款无效,否则无异是对当事人自由意志的侵犯,应予禁止。”刘云芹法官判决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是对法律的践踏,是把自己的主观思想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侵犯买受人的合法权益,枉法裁判。



审判长刘云芹也判决牡丹江大中公司与杨智博是合同买卖关系人,牡丹江大中公司是对买受人进行担保,加盖的是建筑项目部公章,项目部是施工单位,没有售楼权。并没有在法定人出卖人处盖章,没有证据证明大中公司与杨智博是买卖合同签定人。判决大中公司偿还债务,于事实不符。且牡丹江大中公司在2019年破产,在法院有2百多万元执行债务无法偿还。刘云芹的主张把开发商初向阳推出合同主体法律之外而受益,初向阳先收取杨智博购房款用于还清欠兰勇的债务,再侵犯杨智博房权卖给第三人,非法获得高额利益,比卖给买受人多卖18.5万元。刘云芹的判决让初向阳得到三项非法收入,让杨殿怀方合法权利不受保障。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裁决规定(石家庄仲裁委员会)第20条,一房二卖情况下,可以将出卖人的违约收益用于对买受人进行赔偿,不能让出卖人在一房二卖的违约行为中获得非法利益。初向阳在双方当事人行使法律维权期间,严重无视国家法律,变卖诉争房屋,杨智博请求初向阳偿还非法取得杨智博的18.5万元利益款,刘云芹法官不予支持,是背离法律准则。



诉讼费共计13099元,法院判决杨智博承担9340元,被告初向阳没有承担一分钱,杨智博没有任何过错,让杨智博承担诉讼费无公平可言。



杨智博再次上诉至鸡西市中级法院维权,审判长王大力(初向阳、杜明礼及律师无一人到庭),未审先判,违反法律程序,剥夺上诉人辩论事实合法权力,上诉人的诉讼主体地位显然遭到剥夺,被动地承受判决被驳回上诉权力。侵犯上诉人的合法诉求。申请省高院再审(初向阳、杜明礼及律师无人到庭)不以事实为依据,驳回再审。


   往来奔波于各级法院,父子借钱买的第一套房子被初向阳变卖,又被判决合同无效。审判长刘云芹、王大力判决买受人既无房又无法得到钱款。



让人费解的是,杨殿怀父子几人,按合同购房,如约缴费,最终却一无所获。这样枉法判决,法理依据何在?


     法官本应依法判决,遵循实事求事的原则,不能将个人主观意愿凌驾于法律之上,实属本末倒置。刘云芹、王大力不搞清楚基本事实,判决合同无效,本质上就是胡乱判决,侵害买受人的合法权益。我请求把侵害群众利益的害群之马清出法院队伍,还法院清正严明。希望我的购房争议一事得到公正的判决,得到应得的赔偿。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本人声明:保证本文内容完全真实,如有虚假,一切责任自负!
责任编辑:审核员李主任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法制焦点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8057013号 新出网证(京)字 168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304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406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7160互联网出版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26号,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110报警服务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投稿邮箱1161212539@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4630891111 举报流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