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记者调查 > 杭州 >

黑手伸进伊金霍洛旗法院,山西农民工泪洒内蒙

来源:法治在线 编辑:赵子路 时间:2020-04-17 点击量:
导读: 黑手伸进伊金霍洛旗法院,山西农民工泪洒内蒙

全国疫情刚刚好转,李师傅数人就不得不从山西老家出发,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内部知情人士告诉他,他们在鄂尔多斯市干的水利工程活,近期可能会有资金拨付。抱着满腔的希望,冒着极大的风险,近半个月时间,他们一直奔波在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公司、伊金霍洛旗法院、巴彦淖尔市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之间。笑脸没少陪,钱也花了不少,得到的结果却是:自己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内蒙古伊金霍洛旗法院要划拨给放高利贷的内蒙人杨连祥了。李师傅一脸无助的向记者倾诉。
法院冻结工程款,农民工血汗钱打水漂
事情还要从8年前说起,2011年至2012年期间,经人介绍,李师傅一伙人来到内蒙古鄂尔多斯赛蒙特尔及周边煤矿疏干水综合利用工程上干体力活儿。该工程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政府工程,发包单位是鄂尔多斯圣圆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在鄂尔多斯市),中标施工单位是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巴彦淖尔市,是国有公司)。想着是政府工程,肯定有保障。然而,工程做完了,最后验收也过了,该付工程款的时候,内蒙古新禹公司却说,工程款被法院冻结了。
李师傅向巴彦淖尔市的新禹公司要钱,新禹公司说是鄂尔多斯那的圣圆公司不给付钱。找到鄂尔多斯的圣圆公司,对方说,款项被鄂尔多斯伊旗法院冻结了,又找伊金霍洛旗法院,法院说是执行案件的需要。被像皮球一样踢了一圈,李师傅却傻眼了,好像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可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的血汗钱,就这样没了,却不知道找谁去说理。
高利贷黑手伸进法院,法院成高利贷保护伞
据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2019)内0627财保53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杨连祥,于2019年3月13日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法院当天就裁定:扣留被申请人李雄挂靠的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在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工程款105万元,扣留期限为三年。裁定书下达日期为2019年3月13日。当天申请,当天就裁定,法院的工作效率可谓神速。
据记者了解,国家法律明令禁止工程领域的违法转包、发包、挂靠、分包等行为。伊金霍洛旗法院是依据什么样的证据,判定李雄挂靠在国有企业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我们不得而知。

2019年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作出(2019)内0627执 3237号执行裁定书。2019年12月4日,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向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有限责任公司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2020年3月10日,圣圆水务公司向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发了“关于向伊金霍洛旗法院划拨工程款项”鄂圣水函字(2020)12号的公函。

案件中的李雄是李师傅的同乡,李师傅一伙也是李雄介绍到该工程里来的。李雄向记者透露,他曾因以个人名义,于2012年向杨连祥借了40万,当时约定利息为2分,后来陆续还了18万元。可近几年由于生意一直亏损,无力还钱。没想到利滚利的高利贷,居然连本带息滚到了105万元。据知情人士透露,杨连祥在伊旗很有些势力,常年经营高利贷业务。李师傅数人向伊金霍洛旗劳动监察部门报案,劳动监察部门却以只受理两年内的案件为由,拒绝受理李师傅等人的申请。伊金霍洛旗法院也拒绝为李师傅他们立案。就连新禹公司的立案申请也被伊金霍洛旗法院拒绝受理。
“他们(李师傅一伙)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工程款不全是我的,跟他们(法院和其他两家公司)说,人家也不听。我只是带着人在工程上干活,根本没有挂靠”李雄一脸无奈的对记者说。
一连串熟练又精准的操作,山西几十位农民工辛苦一年多的血汗钱,就这样成了高利贷利益链的牺牲者。伊金霍洛旗法院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就以所谓挂靠的名义,冻结并划拨农民工的血汗钱。对农民工讨要血汗钱却拒绝立案,就连新禹公司的诉讼都不予受理。
内蒙古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不为人民做主却为高利贷保驾护航。是利益驱使下的司法腐败?还是人情官司惹的相互勾连?我们不得而知。
本报将对此事件进行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赵子路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记者调查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57013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