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新闻 > 新闻调查 >

广西贺州法院枉法判案男子险跳江自杀∥∥

来源:法治在线 编辑:记者 李镇 报道 时间:2020-01-19 点击量:
导读: 广西贺州法院枉法判案男子险跳江自杀∥∥
广西贺州男子携妻求医,先心手术失败后数年间就诊北京广州等多家医院未流泪,今因医疗维权遭遇不公抱泪跳江自杀。

再次起诉医院主张赔偿,一审法院支持了钟观兰后续治疗期间发生的合理费用. 但二审法院违背事实与法律,即不依现有证据查清、隐瞒现有证据,作出事实认定与现有证据相互矛盾的枉法裁判。∥二审裁判后钟观兰多次投诉无门,其老公陈念龙感慨司法不公、悲观绝望在贺江(贺街)大桥跳江自杀,该事件引发广民众网民转发关注后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宣称经复查(仍旧错误的)认定“钟观兰诉求的后续治疗费已在前案处理赔偿,其诉讼构成重复诉讼,驳回钟观兰的起诉”(实际上钟观兰发生的20余万后续治疗费用在前案中根本未获得判赔,是二审以言代判而已)  
. 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诊疗事实与诉讼经过
2011年11月举报人钟观兰因病就诊贺州市人民医院住院诊断为:1、先天性心脏病;2、室间隔大缺损(膜部)二尖瓣、三尖瓣及肺动脉瓣轻度关闭不全;3、重度肺动脉高压;4、心功能二级。住院其间医院为钟观兰实施“室间隔缺损修补术”,术中考虑肺动脉高压过、艾森曼格综合征终止手术,12月20日出院。                
 2012年4月钟观兰在北京市安贞医院住院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主动脉弓缩窄、肺动脉高压、心功能三级,医院认为暂无手术指征,建议服药一段时间后再次评价手术指征。
由于医院贸然手术导致手术失败,引发二次手术且导致病情加重影响后续治疗、延误治疗。2012年11月钟观兰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医院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法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广西科桂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科桂司鉴中心[2013]法鉴字第368号《医疗纠纷鉴定意见书》认定:“手术不成功是患方的疾病严重性所致,但医方在术前判断不足,认定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钟观兰的诊疗行为存在部分过错”。同时作出科桂司鉴中心[2013]法鉴字第369号《伤残等级鉴定意见书》,结论为:钟观兰的伤残等级为Ⅶ(七)级伤残。.  2014年7月2日,八步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了(2013)贺八民一初字第33号《民事判决书》认定“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钟观兰的诊疗存在过错,其过错与钟观兰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判决医院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9万多元(该赔偿不含后续治疗费)。(该判决已在《中国裁判文书》发布)
判决生效后,钟观兰为了后续治疗,先后多次就诊广东省人民医院、广西区人民医院,多次遵医嘱到药店购买药物,花去后续治疗费共计20万余。(二次手术成功)
2017年10月17日,钟观兰人就后续治疗所产生的费用向八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经审理后认定钟观兰因后续治疗所遭受经济损失:各项合计为30万多元,由贺州市人民医院承担40%赔偿责任,即12万多元。(详见(2017)桂1102民初3807号《民事判》决书)
贺州市人民医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桂11民终400号《民事裁定书》认定:“(2013)贺八民一初字第33号民事案对双方权利义务已处理终结,钟观兰在本案的一审诉求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认为一审在程序上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实体处理不当。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规定作出如下裁定:一、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2017)桂1102民初3807号民事判决;二、驳回申请人钟观兰的起诉。”
二、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驳回起诉”与“驳回诉讼请求”是两种性质不同的处理程序:前者是法院在已经受理案件后发现案件法院不应当受理的,法院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后者是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发现原告的的起诉虽然符合起诉的条件,但其诉讼请求因缺乏事实依据或法律依据而得不到法律的支持,法院作出“驳回诉讼请求” 的判决。               .    本案所提出的诉讼请求是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2013)贺八民一初字第33号《民事判决书》生效后新产生的后续治疗费、误工费等费用(该费是前手术失败后引发二次手术的后续治疗费,该费用在33号判决因其尚未发生也没有判决,)。是否得到支持,法院应当首先予以受理,经过实质审理后作出支持或者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即便退一万步,钟观兰提出的后续治疗费与被申请人的医疗过失没有因果关系,那么法院也只能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作出“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而不是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规定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
三,原二审合议庭的审判长与裁判的审判长不同,程序违法,剥夺申请人辩论权利,
 
原二审庭审笔录第 2 页记载“……本案由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审判员苏少勋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凌丽琪、张依传组成合议庭……”法庭上双方当事人均没有申请回避,案件审理过程也没有收到法院要更换审判长的告知通知书,到案子审结裁判的审判长更换为李宏维。∥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第三条:“合成议庭成员确定后,除因回避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不能继续参加案件审理的之外,不得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更换。更换合庭成员,应当报请院长或者庭长决定。合议庭成员的更换情况应当极时通知诉讼当事人。” 因此,原二审审判程序违法。                            
(2018)桂11民终400号案也出现了两份不同内容的裁定,即原告的纸质裁定书与网络上公布的裁定书的相关内容被改了,两份裁定书有的内容被改了、增加了、删除了、判决书日期也不同。∥(经投诉,网上私改裁判书已撤回,但据法律规定原裁判书应及时在网上公布,至今中国判决网上未能查到二审裁判书)
四、原二审裁定认定钟观兰诉求的后续治疗费在原生效判决巳作出赔偿,其诉讼构成属于重复诉讼这一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属于以言代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2013)贺八民一初字第33号《民事判决书》所判决赔偿是因心脏手术失败已经发生的费用支出,而钟观兰再次起诉提出的诉讼请求是该判决生效后发生的后续医疗新产生医疗费用等支出,(该费用是因前手术失败引发二次手术发生的后续治疗费用,该病例治疗花费总共近31万元,其中原33号判决生效前发生10万余医疗费用,33判决生效后发生20万余医疗费。)就本案而言,钟观兰提起的诉讼请求是对后续治疗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等新产生的损失提出赔偿,二审法院没有“医疗证明”也没有“鉴定结论”证实该部分后续治疗费在第一次起诉时已予赔偿。因此,二审裁定认定钟观兰的诉讼构成重复诉讼缺乏证据证明。  ∥ (根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47条之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诉讼:一、后诉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根据该法律规定,本案钟观兰提起的诉讼请求与前案的诉讼请求不同,且没有重合的部分,本案钟观兰的诉讼请求也不属于实质否前诉的裁判结果认,因此本案不属于重复诉讼,钟观兰所提起的诉讼请求是前案生效后新产的后续治疗费用等支出,该后续医疗费在前诉中未主张因其未发生,现重起诉要求赔偿符合法律规定,其合理诉求,法院应予以持)
5、 原二审裁定认定钟观兰的后续治疗与贺州市人民医院的诊疗过错没有因果关系这一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因手术失败,导致重复治疗(必然发生二次手术,这是无疑的;而二次手术比第一次手术风险高难度大,这是医疗常识,这是不可争的事实。)受害人因伤致残影响后续治疗,基于这事实受害人发生后续治疗费用再次起诉主张赔偿符合法律规定。                                                      .   ∥对于医方的过错及所要承担的责任:首先,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2013)贺八民一初字第33号巜民事判决书》已认定:贺州市人民医院对钟观兰的诊疗存在过错,其过错与钟观兰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判决贺州市人民医院承担40%的赔偿责任 。 ( 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已为生效判决所认定的基本事实,当事人不再需要举证。 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 其次,钟观兰在维权途中自行委托了法医学鉴定,鉴定意见为质疑医方没有手术技术能力、资质,医院方在未完成可手术指征评估下对钟观兰施行心脏手术不具有正确性,手术创伤加重了后续治疗难度, 并对钟观兰心里、生里、精神上造成损害。(法律上没有禁止私人单方委托的规定。)      
再次,贺州市人民医院认可了手术失败会增加后续治难度:原二审裁定第11页“上诉人(贺州市人民医院)认为2011年的开胸手术会产生胸部疤痕,可能也会导致被上诉人(指钟观兰)胸骨后壁粘连或者心胞粘连,导致后来手术需要先进行疤痕松解,增加手术一定难度风险”      (根据民诉证据规定,对方当事人对己方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认可的,视为自认。)             .  ∥综上已构成证据链证明医方的过错与钟观兰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医院方没有反驳证据推翻,且医方对己方不利的证据已认可。因此二审法院认定钟观兰的损害后果与医方的过错没有因果关系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其违反法律规定。          
六,原二审裁定隐瞒现有证据,认定的事实与现有证据记载的事实明显相互矛盾,程序违法
原二审裁定认定(第11页):“从病历材料反映,被上诉人三次治疗真正只有一次经胸手术,其他两次是经股动脉、静脉进行的微创手术检查,无需通过胸腔。本院认为,2011年手术造成的胸部疤痕并不能形成对微创手术检查的影响,至少有两次医疗费用与上诉人无关,在经胸部手术的病历材料中,未发现胸骨后壁疤痕粘连或者心包粘连的材料描述,也无疤痕松解、粘连分离的记……”
(一)医院的手术记录证实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申请人在广东省人民医院2015年6月24日《手术记录》明确记载:“手术所见:胸骨后组织粘连……”; “手术步骤:2、锯开胸骨,分离粘连,暴露心脏……”(见《证据》 第   页)。 这份已经提交一审案卷的证据证实二审裁定作出“未发现胸后壁疤痕粘连或者心包粘连的材料描述,也无疤痕松解、粘连分离的记录”的事实认定是错误的、证实二审法院未认真审核一审案卷或属于故意隐瞒了该证据,违反法律规定。
上述证据已经构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贺州市人民医院的诊疗过错致使手术失败,手术创伤加重病情、影响后续治疗,导致受害人重复治疗、承担二次手术的风险与痛苦、扩大了损失;其过错与钟观兰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原二审裁定认定医院过错与后续治疗没有因果关系是缺乏证据证证明的,原二审裁定认定原生效判决对钟观兰的后续治疗费己作出赔偿这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举报人:钟观兰           2019年12月29日8

责任编辑:记者 李镇 报道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综合新闻
法治在线 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57013号

Top